注册 - 登录 - 收藏
当前位置: 铁血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纽约侦探肖恩维尔德 > 第279章:副作用

第279章:副作用

纽约侦探肖恩维尔德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哇,这么看来我这个英雄还挺op的吗……怕不是下个版本就要削弱?”肖恩轻松地开了个玩笑,对于上天给于自己的奇妙能力实在是太满意了。

可惜,就像这本书之前再三强调过的一样,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幸福快乐的在一起(happily ever after)”,这个宇宙是个喜欢反讽的老变态。

肖恩刚开心了没几分钟,剧痛就再一次袭来。

不过这一次,疼痛并不是来源于药剂造成的神经痛,而是来自于他身上真实存在的伤口。

“呃啊!——”

肖恩惨叫一声,肩膀上突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仿佛有人用斧子砍在了上面。奇怪的是,伤口虽然恐怖,但是却没有太多的血液飞溅。仔细观察能看到,伤口里有一根血管正在有规律的跳动着。看来这是一根动脉,一根裸露在空气中但至少没有受伤的动脉。

随着第一个伤口出现,越来越多的伤口纷至沓来,肖恩的身体仿佛龟裂了一般,浑身上下裂开了大量的长短不一的伤口。诡异的是,整个过程中他的身体只流出了少量的鲜血,整个人就好像一个布娃娃的缝线被崩开了似的。

一分钟之后,他的身体变成了一副毕加索的涂鸦,几乎已经看不到完好的皮肤了。

每一道伤口里都有一根跳动的动脉,仿佛他的血液系统不再想待在他的身体里,而是迫不及待的准备自己出来玩似的。

疼痛感依然非常强烈,但是肖恩已经渐渐的习惯了这一点,他努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不想带着满身的伤口倒在肮脏的地面上。

这个时候他才终于理解了飞机上的收容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在受试者经历了神血过载之后,身体机能会产生小规模的崩溃,外在的表现就是,即使动脉震动这种轻微的力量也足够撕裂表皮和部分肌肉。

干净的玻璃房就是为了这种恐怖的副作用为准备的,受试者赤身棵体的待在无菌收容仓里,避免了因为身体上的大量开放性伤口而感染上败血症等更加致命的细菌,真菌或病毒。

这样想来,雷普利博士其实还挺有心的嘛,深怕自己的实验素材有个三长两短的,总是为他们提供最优质的健康服务。

也许自己当时干脆从了也没什么不好?肖恩自己思量了一下。不过他最终还是觉得,即使再来一次,他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毕竟,寄人篱下这种生活他是真的无法忍受的。

他是个标准的无政府主义者,看到任何禁止某种行为的表示就会下意识地做出相反的反应,在需要保持安静的地方大声歌唱,在禁止打电话的地方拨打色情热线,在禁止通行的路口横冲直撞,这些不过是他的日常生活而已。

“别特么告诉我该干什么”这句话是他的座右铭。他常年穿着印有这句话的t恤招摇过市,差点儿没忍住就直接纹在了自己脑门儿上。

所以没错,即使之前的选择让他流落到了如此这般田地,像个野人式的生活在原始森林里,浑身都是恐怖的伤口,疼痛难忍还必须要保持者直立动作。

即使是这样,他也毫不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略微有点后悔自己做这个实验的时候离开了山洞来着,如果一定要满身伤口的站在原地不能动,他宁愿站在阴凉的地方。雨林的阳光刺眼又灼热,蒸腾的热气让他感觉就像是在蒸桑拿。

好在虽然这些伤口看起来恐怖又致命,但实际上并没有对他的生命造成太大的影响,肖恩依然能够控制身体上大部分的肌肉运动,只是每次运动都会非常的痛苦罢了。

这就像凌迟的第一天,你知道你不会死,但是这个年头并不会让你好受多少,只会让你对未来的日子产生更大的恐惧而已。

肖恩感受的到,身体上的每道裂口都在喷吐着大量的热气,如果现在是在空气较为寒冷的地方,肯定能看到他的身体被水蒸气包裹起来的奇妙景象。他依稀记得,某些巨大的人形怪物也是使用的同样的散热系统。

所以这些裂口是为了给身体散热?确切的说是为了给动脉散热而出现的?肖恩心里有了个比较有把握的猜测。

现在想起来,飞机上简·柯克给自己的腰子来了一刀,却没有对自己的行动造成任何影响,贝希摩斯系统自带的那身黑色的液体拘束服显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看起来,拘束服是设计来专门针对使用者可能出现的割裂伤的;而进一步来看,整套拘束服可能就是为了神血过载而产生的副作用而存在的。它能够有效的拘束伤口,防止感染,促进愈合,同时为使用者提供保护。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才能把拘束服给叫出来?他总不能永远的站在这里,等着伤口愈合吧?

等等,伤口愈合?肖恩突然想到了自己血液的神奇妙用。

刚好,他手腕上的伤口崩裂了很多毛细血管,几滴鲜血顺着伤口一直流到了手掌上。他把手举到嘴边,一口将鲜血舔进了肚子里。

他咂吧咂吧嘴,品尝了一下自己血液的味道,感觉口感跟猪血没什么区别。

接着他开始耐心等待自己的伤口开始进行奇迹般的愈合。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渡过,身上的伤口依然还是老样子,他自己反而被头顶的太阳晒得有点发昏了。

“草!我就知道没这种好事儿。看来我自己偏偏对自己血液中的治疗因子免疫……”肖恩忍不住怒骂了一声,然后度着木偶般的步伐,一点一点将自己挪进了树冠的阴影里。

他的身边就是一株壮实的芭蕉树,他在脑海里不断的幻想着靠在这根粗壮的树干上,让自己酸痛的双腿能够休息一会儿。然而最终他还是默念着清心普善咒,用无上的毅力忍住了这个冲动。

谁知道这座原始森林里有着什么样的病菌,他现在的健康状态甚至还不如一个六千年前的古埃及人,伤寒,登革热,鼠疫,甚至因为树皮引起的过敏反应都能杀死自己。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身后的树丛突然轻微的摇动了一下,他立刻警惕的转头看去,一个小小的黄黑相间的小脑袋冒了出来,在看到他的一瞬间眼神突然变得无比的兴奋。

“nia~nia~nia~”

怪叫声越来越近,那个小怪物一下子扑在了他的脚背上,用力地一啃。

“嗷呜——”

尖锐的刺痒感从脚踝上传来,肖恩无奈的动了动脚趾:“斯嘉丽,你快够了吧?这都快两个星期了,你还不嫌够吗?别逼我现在弯腰揍你!”

斯嘉丽才不管头顶传来的声音是什么意思,她是无所畏惧的丛林霸主,她想啃谁就肯谁。

而肖恩最终也没有任何动作,他现在浑身都是恐怖的伤口,别说弯腰,就是挪动一下脚趾就能让他从小腿疼到腰部

“吼——”

一声低沉的吼声响过,一只成年的美洲豹缓缓地走出了树丛,一身漆黑的皮毛在树丛的阴影里几乎变成了隐形。从肖恩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两颗金黄色宝石般的眼睛,眼神里杀气十足。

“哟,咋样啊?”肖恩笑着打了个招呼。

艾米打着呼噜回应了一声,接着轻轻的行走到他身旁就准备用脑袋磨蹭一下他的大腿,这个动作让肖恩激动的喊出了声。

“不不不不不!别别别!不要!”

艾米被他尖锐的喊声吓了一跳,屁股一沉蹲在了他身边,迷茫的抬头看着他。

肖恩松了一口气,轻声的解释道:“老妈子,我现在状态不怎么好,暂时没办法跟你打招呼了。你看你能不能带上斯嘉丽到旁边去?”

也不知道艾米听懂了没有,反正她眨巴着眼睛依然还是坐在那里,伸舌头舔了舔鼻子和嘴角。

肖恩这才发现她嘴边有点点的红黑色斑点,那是干透了的血迹。

“哇,你果然去加餐了?吃的什么?”肖恩轻笑着调侃道:“不会是卡蒂诺的人吧?他们可是我的猎物,你可不能抢哦!”

艾米又舔了舔嘴,一低头趴了下来,把下巴枕在叠在一起的前爪上,接着眯上了眼睛。

“喂喂喂,别睡啊妈妈?麻烦你把你女儿喊走行吧?她正准备把我的脚吃掉呢!你就这么看着?”肖恩语速极快的问道。

艾米抬了抬眼皮,仿佛不堪重负一般又合了起来。

肖恩无奈的站在原地,冲着老天翻了个白眼,接着闭上眼睛,把手伸到脑后开始摸索起来。心里默默地祈祷这个贝希摩斯系统有个重启开关,让自己可以重新激活拘束服。

一阵清风拂过,肖恩又听到了一阵不和谐的沙沙声。

他真开眼,打量起四周来,这下他真的有点紧张了,万一有人跟在艾米后面找过来了怎么办?他现在可算得上是完完全全的手无寸铁。

哎,早知道就不耍酷把步枪砍成两半了。肖恩默默地懊恼。完全忘记了他刚刚才确定过自己绝不会为曾经做出的选择后悔。

当然,这也是无政府主义者的一大特征就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节, 按 →键 进入下一章节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