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收藏
当前位置: 铁血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二三九章形势突变

第二三九章形势突变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武大寿纵横豫西十余年,打家劫舍囤积起钱粮,购买武器弹药,编练武装力量……时至今日,俨然已经成了鹰爪山一带的土皇帝,有钱有粮、有人有枪有地盘,还有貌美如花的压寨夫人。

日上三竿,晨雾已然散尽,明亮的阳光照耀着飞鹰堡,将寒意驱散殆尽。

后院,三夫人的卧房房门紧闭,隐约有娇媚的低吟和粗重的喘息声飘出。

“吱呀……吱呀……”

宽大的樟木雕花大床上,锦被翻波,床架被折腾得好似随时都会散掉一般。

“啊……”

一声低吼之后,所有的动静嘎然而止,只剩下了沉重的喘息声在房间里飘荡。

不多时,锦被被掀开,武大寿光着膀子翻身坐起,一脸的满足。

“老爷,”三夫人白生生粉嫩嫩的胳膊从锦被里滑了出来,轻轻地搂上了武大寿光溜溜的腰,俏脸上红晕未散,声音甜得发腻,“再留一阵嘛!”

“乖,”武大寿轻轻地拍着她的小手,低下头,宠溺地望着她,“前方战事吃紧,老爷必须起床了……晚上再来,晚上一定来!”

武大寿六个老婆,大夫人厨艺最佳,三夫人最擅床第之欢,所以,武大寿的后院生活大体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周旋在六个夫人之间,吃在大夫人房,乐在三夫人床”!

“好嘛!”三夫人不舍地收了小手,俏脸上挂着动人心魄的娇媚之态,“可不许忘了……人家会一直等着你!”

“不敢忘,不敢忘,”武大寿呵呵一笑,“吧唧”在她那如花的俏脸上亲了一口,看到她越发红艳的俏脸,志得意满地穿了内衣,翻身下了床。

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腰身,武大寿取下床边的锦袍披上,正要捯饬一番,却听得房门被敲响了,顿时脸色一沉,声音不善,“阿伟,何事如此慌张?”

“义父,”阿伟的声音透着慌张,“‘速’字营完了……”

“啥?”武大寿一惊,也顾不捯饬锦袍了,三两步抢到门前,“吱呀”一声拉开了房门,死死地盯着面色发白的阿伟,“‘速’字营完了?”

“是!”阿伟连忙垂下了头,不敢直视房内,小心翼翼地汇报着,“后半夜的时候,官军摸到猎人谷放了一把大火,‘速’字营被堵在猎人洞里……早上附近的据点派人去查看之时,已经找不到一个活口了!”

“狗日的官军!”武大寿高大的身躯一晃,震颤不已,“好歹毒的手段!”

旋即又大怒起来,“老二在干啥?他为何不施救?”

阿伟一滞,无言以对。

“没用的东西!”武大寿忿忿地一挥衣袖,须发皆张,“平日里一副绿林好汉的派头,关键的时候就缩了卵……”

武大寿一边骂着,一边扣好了纽扣,整了整衣衫,怒气冲冲地向前院走去,“老子倒要看看他有啥说辞……”

“义父,”阿伟一怔,连忙追了上去,硬着头皮劝慰着,“此时,猎人谷的消息怕已经在前方据点传开了,兄弟们的士气……不宜再追究二当家的责任,应当尽快思考对策啊!”

武大寿脚步一顿,眉头皱了起来,脸上的怒气却渐渐散去,良久,才叹了口气,“轻敌了啊!这伙官军怕也是从大山里出来的,长于山地作战……原来的布置的确不妥当!”

说着,他神色一整,回头望向了阿伟,“传令各位头领:收缩防线,固守望东岭一线……把仓库里那几箱地雷都送过去,前方的据点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

“是!”阿伟精神一振,轰然允诺,“义父请放心,那二十多里地绝不会白白地丢了!”

那些地雷可是花了大价钱从洋鬼子手里搞来的,武大寿一直没舍得用!

望着阿伟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武大寿调头进了后院,径直走到围栏边,凭栏东望,喃喃自语,“轻敌了,轻敌了啊……白白损失了老子三百多条人枪!”

其实,飞鹰堡的实力远比姜麻子知道的要强大得多。

飞鹰堡下辖一堡和十二分寨,超过两千人枪,除了各分寨的寨兵共计千余人,还有“刺”字营、“速”字营、“捷”字营和“杀”字营四支直属武装力量。

其中,“刺”字营长于刺探、猎杀,最为精锐,但只有百余人,由三当家统领;“速”字营、“捷”字营长于迂回奔袭,人数都在两百以上,分别由七当家、把当家统领;“杀”字营虽然平均战力并不出众,却有五六百人,由二当家统领……相比各分寨的寨兵,这些直属武装才是武大寿可以倚仗的中坚力量。

正因为拥有如此强劲的实力,武大寿才野心勃勃地准备痛打六十六团!

可是,还没等到六十六团正式进攻,“刺”字营就被打残,“速”字营也全军覆没了!

如此结果……叫他怎能不悔恨?怎能不懊恼?

“权当买了一场教训吧!”武大寿懊恼之后,却不得不如此安慰自己,“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老子还有一千五六百条人枪,还有鹰爪山之利……”

猎人谷那把大火灭了,李四维率部顺利返回了驻地,但“速”字营在猎人谷悲惨遭遇也在附近的据点传播开来,一时间,据点里的杆子人心惶惶,议论纷纷。

“唉,今天晚上官军会不会来打俺们的据点?”

“应……应该……不会吧?”

“俺看玄呐!‘速’字营躲在猎人谷里那么隐蔽都被好到了……何况是俺们这些摆在明处的?”

“是啊,听说……‘速’字营那叫一个惨啊!二狗子说他钻进洞里一看,先去的人都在‘哇哇’地吐着……”

“狗日的!他肯定也吐了吧?他就腿脚快些,那胆儿却小得跟针尖儿差不多!”

“那……他倒没说,不过老子看他脸色白得跟纸一样,肯定被吓得不轻!”

“嘿嘿,也就是他胆子小,老子啥样的死人没见过,要是老子去……”

“你去咋了?你见过被人被活活憋死又被烤得流油的样子?你不怕?你要是不怕,咋不去给他们收尸?”

“唉……‘速’字营的弟兄们那叫一个惨呐!连替他们收拾的人都莫得,后来还是二当家亲自去了,让人炸塌了洞口,就那样埋了……”

……

鹰爪山中风声鹤唳,始作俑者的李四维却躲在团部里酣睡。

“团长,团长……”苗振华轻轻地摇着鼾声如雷的李四维,“赵指导有紧急军情汇报!”

“唔……”李四维睁开了眼,眼眶里血丝密布,神色疲惫而茫然,“你……咋不多睡一阵子?”

“俺睡饱了!”苗振华连忙摇头,神色担忧,“团长,你咋了?俺去找宁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李四维连忙翻身坐起,使劲地揉着太阳穴,“老子就是有点累……啥时候了?”

苗振华怔了怔,“太阳快下山了。”

“哦,”李四维点点头,起身整了整衣衫,就往门口走去,“赵指导不是有紧急军情吗?”

“哦,”苗振华连忙点头,脸上浮出一丝喜意,“赵指导说,对面据点里的杆子都撤了!他发现之后,连忙派人去查看,回报说前面的十多个据点都撤了,后面的据点也有撤退的迹象……”

李四维脚步一僵,眉头皱了起来,“狗日的,这一仗不好打了!”

苗振华一愣,“咋会呢?他们都撤了……”

李四维没有理会他,只是焦躁地来回踱着步,“这把火不该烧啊……武大寿这是要逼老子打硬仗了!绝不能硬拼!不能再让兄弟们倒在鹰爪山里了!”

说着,李四维脚步一顿,回头望着苗振华,神色肃然,“传令各部继续休整……严令赵德柱原地待命,不得贸然向西推进一步!”

“是!”苗振华连忙允诺,匆匆离去。

他听明白了,团长是不想兄弟们和杆子决战!

苗振华离开不久,廖黑牛匆匆地来了,忿忿地望着李四维,“你龟儿啥意思?老子们是来剿匪的,这时候不冲上去,还要等到啥时候去?”

李四维望着他,叹了口气,“黑牛,老子只是想……兄弟们都能活着!”

“够了!”廖黑牛烦躁地一摆手,死死地瞪着李四维,“老子知道,你想护着兄弟们……可是,你只是团长,你护不了所有兄弟!兄弟们也不用你护着……因为,老子们是军人!”

李四维浑身一震,讷讷地望着廖黑牛,“黑牛,我……我……”

“大炮!”廖黑牛暗叹一声,轻轻地拍了拍李四维的肩膀,“你不能这么搞啊!要是拖得太久,上面说不定会给你扣个‘畏战不前’的帽子……到时候,不管你抗不抗得住,六十六团的名声都会被毁了!想想那些战死沙场的兄弟吧……”

说罢,廖黑牛转身出了团部,徒留李四维呆立原地,一脸的颓然!

是啊!

老子只是个团长,只是个不大不小的军官!

老子想兄弟们都活着,可是,老子护不住他们!

因为,有战斗就会有牺牲!

冬日的太阳总是那般惫懒,早早地便躺进西天的云海里睡了!

六十六团的驻地里篝火堆堆,却少了些欢声笑语,将士们都在暗暗地搜寻着李四维的身影,却迟迟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团部里灯火昏暗,桌上摆着一幅军事地图,李四维正趴在上面写写画画,一脸的专注。

宁柔不知何时到了门口,手中端着饭菜,神情温婉地望着他,“四维,先吃点饭吧!”

李四维的笔一顿,抬起头来望着她,露出了笑容,“你咋来了?振华这小子还会偷懒了!”

宁柔心中一松,白了他一眼,“他还不是担心你?”

说着,宁柔端着饭菜走了进来,径直走到桌边,将碗放下,声音轻快,“今晚的饭菜可香了……”

“是呢!”李四维走到她身后,轻轻地从背后抱住了她,将头埋到她的颈肩深深地嗅了一口,声音轻柔,“好香呢!”

“你……”宁柔身子一颤,雪白的脖子上涌起了红晕,声音颤抖,“你先放开……这是团部,会有人来的……”

“不怕!”李四维嘿嘿一笑,仍然抱着不肯撒手,“哪个敢看,我就收拾哪个!”

“那……”宁柔轻轻地扭了扭脖子,声若蚊蝇,“你莫对着人家脖子吹气……痒……”

“吧唧!”李四维在她脖子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声音里透着得意,“还痒吗?”

“你……”宁柔娇嗔一声,使劲地挣脱了他的怀抱,扭过头瞪着他,俏脸通红,“你欺负人!”

李四维一惊,连忙抓住了她的小手,满脸紧张,“对不起,对不起……我……”

“噗嗤……”

宁柔笑着白了他一眼,“快吃饭吧,一会儿就凉了!”

“哦……好!好!”李四维连连点头,“这就吃,这就吃……你也一起吃吧!”

宁柔忍俊不禁,“你吃吧!我的饭在医护排呢!”

说着,宁柔轻轻地为他整了整衣衫,“晚上早些睡,不许熬夜!”

“嗯!”李四维心中一热,连忙点头,“不熬夜,今晚让兄弟们都早些睡!”

宁柔满意地点点头,脚步轻快地走了。

李四维抓起筷子,匆匆地吃了饭,把桌上的地图一守,拿着碗筷出了门。

“团长,”刚出门,苗振华便迎了上来,笑嘻嘻地来接碗筷,“俺去送,俺去送!”

“龟儿的,”李四维笑骂一声,把碗筷交给了他,“也好,老子去营地里转转!”

李四维在营地里四下转了起来,和兄弟们打着招呼,最后走到了营地中央的篝火堆边,一见廖黑牛、黄化等人都在,便笑着挤了过去,“龟儿的,你们倒清闲!”

廖黑牛扭头,嘿嘿一笑,“不是说要休整吗?那还瞎忙个球!”

李四维瞪了他一眼,把手往他面前一伸,“给老子根烟……龟儿的,莫得烟抽了,难受!”

廖黑牛悻悻地摸出皱巴巴的烟盒,小心地掏出一支烟递了过来,“老子也莫得几支了!狗日的,莫得小鬼子了,连烟都快抽不上了!”

“是啊!”李四维接过烟凑到火苗上点了起来,叹了口气,“剿匪的步伐要加快了,剿完了匪好上前线!老子都有些想小鬼子的罐头了,加点白菜炖汤,那叫一个香啊!”

众人一愣,轰然大笑,“对对,小鬼子的好东西可真不少……”

待众人笑过,李四维吐出一串烟圈,环顾众将,神色一整,“让兄弟们早些休息,明天日出开拔,向鹰爪山稳步推进……剿灭杆子,早日开赴前线!”

“是!”众将精神一振,轰然允诺!

夜色如晦,望东岭上火光点点,这里是鹰爪山东面最后一道屏障!

望东岭上工事齐备,二当家的“杀”字营和四当家、五当家、六当家所率各路寨兵云集此处,严阵以待!

临时指挥所里,四位头领围着篝火,篝火堆上,一只狍子烤得金黄!

“狗日的,”二当家突然皱了皱眉,忿忿地骂了一句,“老子真替老七不值……凭‘速’字营的实力,这山中哪里去不得?为啥偏偏就被堵在了猎人洞……”

“是啊!”胖乎乎的五当家也叹了口气,“要不是被堵在了洞里,就算打不赢,也可以跑啊!‘速’字营在山里跑起来,官军哪里追得上?”

神色沉稳的老四却摇了摇头,“这也怪不得老七,哪个想得到官军能摸到猎人谷呢?”

神色冷漠的六当家点了点头,“这伙官军的确不一般,他们应该也有着丰富的山地作战经验……二哥,一定要防备他们搞迂回突袭!”

二当家摇了摇头,傲然地笑了,“这望东岭南边是落魂涧,北边是鹰嘴崖,老子倒想看看……他们要如何迂回突袭!”

落魂涧深不可测,两边峭壁如削,涧底瘴气终年不散,虎狼尚不敢轻入;鹰嘴崖绝壁突兀,熊猿也不能攀越。

有了这两道屏障,这望东岭才能成为鹰爪山东面最牢固的屏障!

“二哥说得对!”四当家肯定地点了点头,神色凝重,“俺们当集中兵力固守望东岭,来日少不得一场血战!”

五当家却阴恻恻地笑了起来,“先要看看他们有莫得本事闯到这里来……那些地雷可都是外国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节, 按 →键 进入下一章节

网友评论: